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俗川岛芳子和溥仪的关系 溥仪和川岛芳子睡过吗

川岛芳子和溥仪的关系 溥仪和川岛芳子睡过吗

2019-04-24 11:58:16

川岛芳子和溥仪的关系 溥仪和川岛芳子睡过吗

  川岛芳子是谁、而在中国,没有人不知道她是谁,而她就是最著名的日本间谍,而也同时是伪满洲国司令,而对于川岛芳子也是称之为“东方女魔”的名字,而川岛芳子和溥仪到底是什么的关系呢?而在中国历代皇朝里,都有着表哥表妹通婚,而他们是否有一起睡过的呢,一起来看看川岛芳子和溥仪的关系 溥仪和川岛芳子睡过吗吧。

川岛芳子和溥仪的关系 溥仪和川岛芳子睡过吗

  一、川岛芳子和溥仪是什么关系

  川岛芳子本名是爱新觉罗·显玗,是清朝肃亲王的第十四位女儿,1912年清朝灭亡的时候,想要借助日本人的力量完成富国,就把自己的女儿送给川岛浪速做养女,接受日本军国主义教育,作为日本间谍。

  川岛芳子曾经担任过伪满洲国的安国君总司令,她先后参加了诸多战争,并且自导自演了一出震惊中外的上海一二八事变和转移婉容等祸国事件。1945年日军无条件投降后,川岛芳子被当作汉奸,处以死刑。

  1906年宣统帝溥仪登基,12年清朝灭亡,善耆想要复兴清朝势力,就盘算着拉拢日本人,他将年幼的小女儿送给川岛浪速作为养女,二人还结拜为兄弟,最后他的复兴计划是失败,但是这一事件导致了日本人在中国建立伪满洲国。

  1912年年仅六岁的川岛芳子更随日本养父前往日本,学习军国主义思想,长大后的川岛芳子思想举止已经和日本人没有区别,她容貌清秀,但是之后遭遇的事情却是极为不幸的。遭受了她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凌辱。

  有着东方女魔称号的川岛芳子是日本策划伪满州政府的主要参与者,在日军侵华的时候帮日本做了很多事,是日本谍报机关的一枝花,1948年,川岛芳子被枪决后日本新闻人对她评价非常高。

  川岛芳子的一生是可恨但又可怜的,她被永远的打上了民族耻辱的烙印,背负着家族的遗命,认贼作父,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二、溥仪和川岛芳子睡过吗

  答:一定是不可能的,因为溥仪是同性恋。

  在乾隆年间,同性恋之风遍及全国,不仅仅是官员、平民,甚至就连乾隆帝都是男风的爱好者。在乾隆之后的皇位继承者们,并没有将男风摈弃,而是继承了这一风气。他们崇尚男风,据说咸丰帝的身上也发生过同性恋。除了咸丰帝之外,还有同治帝等等,溥仪也在这些崇尚男风的皇帝之列。

  在溥仪所写的《我的前半生》之中,其实就有谈及他身上的“男风”,只是在书中,他用的是例如“在太监嘴里尿尿”这样的比较隐晦的句子。潘季桐的《末代皇帝秘闻》就世专门写与溥仪相关的秘闻的。在这本书中写着,在溥仪退位成为平民之后,接受记者的采访的时候就有承认自己小时候喜欢手淫,并且喜欢将那些长得好看的小太监叫到自己的身边帮他手淫,有时候也叫那些太监用嘴来帮他。而这就是在行同性爱。

  再加上曾经伺候过溥仪的老太监在临死前也有说过溥仪“水路不走,走旱路”,其实就是说溥仪好男色。因此,也就有了“溥仪同性恋”的说法。但是更加确切地来说,他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性恋,而是双性恋。如果是同性恋的话,那么就会对异性没有兴趣,而双性恋则是男性女性都接受的意思。虽然溥仪好男风,但是他也是近女色的。

  他是清朝的第十一个皇帝,也是清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因此他有被称为是清废帝或者宣统帝。在1967年的10月17号,溥仪因为肾癌在北京医治无效去世,骨灰被安放于八宝山革命公墓。后来,因为当时的党和政府为溥仪举行了追悼会,于是溥仪的骨灰被迁到了清西陵附近的华龙皇家陵园。其实,葬于清西陵也是溥仪生前确定的埋骨之地。当然葬在华龙皇家陵园这个地方,也是溥仪的妻子李淑贤的精心安排,并且这也是李淑贤亲自主持办理的。在华龙皇家陵园中溥仪墓地两旁,一侧是溥仪真心喜欢的谭玉龄,另一侧就是他的皇后婉容的衣冠冢。虽然溥仪做皇帝的日子只有三年,但是爱新觉罗家族在台湾的后裔,认识给溥仪上了庙号和谥号。不过溥仪的庙号与谥号并不像其他皇帝的庙号与谥号一样被百姓所认同。

  三、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1906年5月24日—1948年3月25日(待考证)),又称川岛东珍,号诚之,汉名金碧辉,汉奸、日本间谍。 清朝肃亲王善耆第十四女。

  民国元年(1912年)清朝灭亡,善耆欲借日本之力复国,将女儿显玗送给川岛浪速做养女。显玗从此更名川岛芳子,被送往日本接受军国主义教育,成年后返回中国,长期为日本做间谍。民国十六年(1927年)与蒙匪巴布扎布之子甘珠尔扎布结婚,实为对内蒙进行政治侵略的手段。民国十七年(1928年)前去上海从事特务活动。 历任伪满洲国“安国军总司令”、“华北人民自卫军总司令”等要职,曾先后参与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满洲独立运动等秘密军事行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上海一二八事变和转移婉容等祸国事件,被称为“男装女谍”、“东方女魔”。

  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日军战败投降。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3月25日,川岛芳子被以汉奸罪判处死刑,在北平第一监狱执行枪决,终年41岁。

  替身疑云

  川岛芳子被枪决后,坊间流传着替身代死的说法。在当时即有人匿名检举,指女子刘凤玲原获10根金条代替川岛受死,但事后刘家却只获得4根金条,引发轩然大波。2000年初一位名为张钰的女子称川岛芳子在其家乡——吉林某个村庄以“方姥”名义隐姓埋名,直至1978年病故。

  证据之一:方姥生前行为谨慎

  根据方姥同村后辈张钰回忆,方姥平日翻书都用镊子,写的字画都用专门炉子焚烧,几乎不留手迹,而且唯一留下来的一张画,上面的字也被刻意涂上了墨水。

  证据之二:技术鉴定枪决照片中死者不是川岛芳子

  吉林省公安厅副调研员、省公安摄影协会秘书长台禄林以个人身份对川岛芳子被押期间所拍照片和行刑后的照片做出鉴定:两张照片中并非同一人。针对这一结果,日本方面再次进行鉴定,将行刑后的照片通过电脑制作,将人像立体化进行骨骼分解。在对比中,日本专家发现行刑后的照片从肩骨来看应是个长期干农活的妇女,而川岛芳子出身金枝玉叶,即使行军也不曾一线征战,更不可能干过农活。从盆骨来看,被行刑者可能经历过生育,明显与川岛芳子不符。

  证据之三:李香兰认可方姥传言

  2009年3月8日,中方研究者回国,张钰一人留在日本东京,会见了川岛芳子的生前密友李香兰。根据研究者提供的书面材料,2009年3月12日18时,张钰来到李香兰住处。这场会见李香兰事先要求不能超过15分钟。双方见面后,张钰谈起“方姥”的生活习惯,并介绍了“方姥”的住房、茶室布置等细节。听完这些介绍,李香兰连声说“是哥哥!”,而李香兰对川岛芳子的称呼一向为“哥哥”。谈话中在场日本记者问李香兰:“方姥会是川岛芳子吗?”,李香兰则回答:“没别的可能性了。”

  当年如果川岛芳子没有被日本的川岛浪速而作为养女,那么是否就没有“东方女魔”之称的川岛芳子的呢?而对于养父对川岛芳子的性侵,也让川岛芳子心理都是整个扭曲了。